信托法的定位和研究范疇

作者:InlawweTrust / 微信號:trustlawinchina 發布日期:2019-06-30


信托法的研究范疇主要有四個方面:民事信托(民法),商事信托(商法、金融法),慈善信托(社會法),以及涉及對信托業作為金融業的監管和規制的領域(經濟法)。過分強調學科的劃分,加上研究者畫地為牢,各自為戰,導致我國信托法的研究處于比較薄弱的境地,無法形成系統的話語體系和解釋理論。中國信托實務的發展某種意義上已經走在理論的前面,信托法的研究者應正視實踐的需求和創造,提煉司法案例所確立的規則,梳理相關法理,借鑒國外的理論和實踐經驗,為信托法在我國真正落地生根貢獻心力。
民商法和財產法
按照傳統的劃分,民法可以分為物法和人法,財產法應屬物法無疑。但是,現代社會中,由于財產形態的變化,財產法是一個比物權法更廣泛的概念,股權、知識產權、信托受益權以及其他的新型財產權就無法用物權法的理論去解釋,無法用債權/物權二元劃分的邏輯體系分析和容納之。《物權法》頒行之后,立法之前的“物權法還是財產法之爭”似乎塵埃落定。人們一提到財產法就想到物權法,最多在加上債法、知識產權法、繼承法等,我國的民商法的研究范疇中,關于財產法的規則體系、基本原理的研究仍屬被忽視甚至被漠視的部分。
財產法、財產管理法
在傳統的民商法領域中,強調意思自治、所有權絕對和自己責任的原則。但是,在廣義的財產法領域中一個新的領域的重要性逐漸凸顯,這個領域可以被稱為“財產管理法”,更準確地說,是管理他人財產的法律領域。這個領域有三個抽象構成:
第一,根據意定而管理他人財產事務的法律領域:這個領域包括以委托關系為基礎的眾多關系——代理、行紀、居間、合伙、公司、信托等;
第二,是根據法定而管理他人事務的法律領域,包括法定代理,監護和其他的法定財產管理人(失蹤人的財產管理人、破產管理人等);
第三,無因管理。財產管理制度的核心自然是意定的管理他人財產制度。
意定的財產管理制度至少有以下幾個基本特點:
第一,雙方的關系不對等,一方對另外一方存在信賴(依賴)關系;
第二,管理事務的人對事務管理有裁量權,對他人的財產和法律地位產生重要的影響;
第三,為了避免管理人濫用裁量權,避免利益沖突,法律要求管理人要“為了別人的利益管理事務”,管理人應當承擔“忠實義務”和“注意義務”等法定義務。
財產管理法和信托法
在管理他人財產事務的眾多法律領域中,信托法具有代表性。信托法雖然是英美法的制度,因其在財產管理方面的極大靈活性和便利性,目前在世界范圍內產生廣泛的影響。不少學者擔心,信托法之基礎是英國普通法和衡平法的劃分、是衡平法中的良心和道德觀念,在歐陸成文法系特別是我國這樣缺乏衡平法基礎和民眾認知度的國家,無法有效地與本土制度做到無縫銜接,發揮其社會功能。但是在實際上,很多大陸法系的國家都引入了信托法制度,《法國民法典》加入了信托制度,《葡萄牙民法典》中在繼承部分有類似的制度,拉丁美洲的不少國家都存在信托制度。東亞文化圈的日本早在1922年就引入了信托法,隨后韓國、我國的臺灣地區也先后引入,我國基于商業實踐的需要也在2001年頒行了信托法。到目前為止,我國信托法雖然還存在著各種不完善的地方,其在商業領域、社會領域均已產生了相當重要的作用,實踐證明,擔心喪失衡平法的信托能否成功移植是不必要的。衡平法所代表的不是抽象的道德觀念,而且,信托法在今天已經不再特別強調其道德基礎,信托法中的信賴不再僅僅是道德的,內心的信賴,而是對制度的信賴,因此對于衡平法傳統的移植并非絕無可能。目前我們所能做到的首先是借鑒衡平法所代表的公平救濟理念和務實的救濟制度,使信托法所構建的財產權結構真正實現。
之前,公司法上的財產權結構已經超出了民法的物債二分的調整范圍,從來沒有說公司法和我國的法律體系“水火不容”。沒有必要強調信托法的異質性。
信托法和社會法
信托法除了作為一種民商事法律制度之外,還能起到重要的社會功能。目前學界重視的是信托法之交易法側面的研究,重視信托法作為一種商業制度的重要作用,但其在社會領域所能發揮的巨大功能為我們所忽視。
其一,慈善法作為調整第三領域社會關系(the third sector)的基本法,信托法理在慈善法中具有核心的地位。
其二,我國社會基金(非商業目的基金,包括“五險一金”、公共維修基金、企業年金、公益基金等)管理領域,信托法理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我國社會基金余額非常巨大,且關系到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但基金財產歸屬不明、法律關系不明、責任主體不清、管理體制混亂、監管不力,導致管理效力低下,制度目的無法實現,產生基金被挪用、濫用和浪費等嚴重后果。目前在該領域內,不僅缺乏完備的法律制度,更極度缺乏體系化的法律原理作為分析和解決問題的基礎。
挖掘信托法在社會基金管理方面的重要功能,規范社會基金的管理體制,是創新型社會治理的重要方面。
第一,從宏觀上看,在社會基金管理領域,由于立法和理論研究的欠缺,社會實踐無法突破法律的局限而正常運作,因此,對社會基金管理法進行深入系統的研究具有重要的理論意義。面對新的社會現實,需要突破民商法和社會法的研究各自孤軍作戰的現狀,對新的研究范疇運用新的視角和新的方法加以關注。這種研究涉及信托法和社會法的基本理論。通過對社會基金信托的系統研究,實現民商法理論和社會法理論的整合和現代化。
第二,從微觀上看,應對民商法(信托法)和社會法領域的很多基本問題進行研究,例如,對社會基金財產性質和歸屬的研究(信托財產);對基金管理人法律地位的研究(信托受托人);對基金管理體制法律框架(法定信托)的研究等。這些研究對象均需摒棄民商法和社會法各自的門戶之見,運用綜合的方法,從嶄新的視角進行研究。
歡迎訂閱趙廉慧教授的高端嚴肅不媚俗的信托法研究公眾號:trustlawinchina.

關注InlawweTrust微信公眾號,獲取更多精彩內容

体彩山东时时彩